2015年5月28日星期四

释放屠夫!


今天凌晨4点看到屠夫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的消息,很惊讶。因为素来敬重屠夫,作为圈内前辈,屠夫这些年为大家为这个社会做了太多的事,每当谁谁谁有难,总能看见他的身影,现在他自己却进去了,有些适应不过来。

墙内媒体为了从舆论上打挎屠夫,炮制了很多他所谓的黑材料(在具体事件上又语焉不详),拙劣的宣传手法也许会让一些不认识他的人上当。但只要是跟屠夫见过面交谈过的人大都会敬佩他的勇气、担当、牺牲。

我跟屠夫见面的次数不多,大概是4次。第一次是2011年,他那个时候在做一个叫“阳光公益爱”的资助贫困地区教育的公益项目,这个项目后来受到当局的压力被停了,他去项目点需要在南昌转机停留一晚,我就约了朋友慕名去拜访。屠夫关心后辈,还嘱托我们年青人不要太冲,要注意保护自己。

第二次见面在2013年,北京海淀巴沟韩颍家旁边的废墟上,韩颍家抵抗强拆,屠夫那天过去声援,当场当了一个行为艺术。不久后还是在北京又见了一次,朋友过去找他谈夏俊峰案的事情。其时夏被执行死刑不久,谈及此,屠夫很痛心,认为律师的低调的操作方式不当,舆论压力不够使得当局在执行死刑时没有顾虑。那天还谈到一些人污蔑他拿了三万元捐款的事,实际上那是夏俊峰太太张晶委托他将那些钱捐给其他有困难的人士。一些同样追求民主自由的人无根据的指责屠夫在捐款账目上有问题,我想是因为嫉妒,他们嫉妒屠夫。在《七宗罪》里,嫉妒是七罪之一。

去年底我在南昌旁听江西乐平冤案律师团召开的案件研讨会,屠夫作为一家律所的行政人员也在场,他8天前在南昌被行政拘留就是因为这个案子。关于乐平案,google上能搜到很多信息,不在此详述。江西高级人民法院似乎铁了心不原重新审理这个案子,律师们接连17天在高院门口要求阅卷,仍未获准。

邓玉娇案、福建三网友案、李旺阳案、薛明册父亲案…… ,屠夫穷尽了一个公民所应尽到的责任。

屠夫现在被以“寻衅滋事、诽谤”两项署名羁押在福建,前者针对他参与社会行动,专制政权防范民众集结公民联合。后者针对他批评包括江西省高院院长在内的官员,旨在保护他们作恶的官员不受民众批评。

屠夫无罪!释放屠夫!

黄宾 2015-5-2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