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1日星期二

忆广州师友

                                  
 我曾在广州待过一年,期间有幸认识许多令人尊敬的师长朋友。2013年,很多人进了监狱。为使遗忘不致太快发生,我想写一写与他们认识的一些往事。

2012年夏天我到广州求职,不久后经友人介绍,参加郭春平邀约的同城聚餐,那段时间全国好些个大城市都在搞同城聚餐活动,广州也不例外。记得那晚在一家河南餐厅,到场有二十多人,人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开始罗伯特议事规则,大家逐一介绍自己 及个人理念,之后就当前的几个热点问题逐次的发表个人观点。那晚大家谈了什么我没记住,主要的收获是第一次见到了很多一直仰慕却无缘见面的师长——野渡、唐荆陵律师、袁新亭 ,还有郭飞雄老师。

那之后我就经常参加广州这边的聚餐聚会,慢慢知道了前辈们从事的事情。像唐荆陵律师和袁新亭老师积数年之力一直在操作劳工权益、农村老人养老、非暴力不合作这三个议题,野渡老师写极权社会有关的思想评论,郭飞雄老师做街头行动人士和法律人之间的法律援助工作,仰赖郭老师的工作,很多人有了免费的法律服务。

郭老师威望高且不摆架子,能使意见不同的人坐在一起,甚至会调解一些个人矛盾。我有次看到郭老师试图劝解叶隐和另一位微博网友的骂战。后来听说郭老师进去了,广州几个圈子的人已经坐不到一起了。

那时候广州还有每半月一次在人民公园或黄花岗公园等公开场所的集会,我也去过几次。第一次在广州人民公园,陆续来了十多人,我记得有张圣雨、徐琳、刘远东,刘远东来的最晚,国保想制止他出门,但他还是来了。大家提议人到齐了先合个影,跟来的国保人员出来制止,抢了一个相机,张圣雨徐琳上前,大家一起动手又把相机抢了回来。

一番拉扯之后,大家情绪激动,有人开始喊“打倒共产党”,喊了几分钟大家觉得国保可能会呼叫一批人过来抓人,随后开始拐进旁边的地铁站离开然后找个地方吃饭。我则是第一次遇到有人在公众场合喊打倒共产党口号,担心接下来会抓人,惊惶之下跟他们告辞,独自回租住的地方去了。后来听说 ,他们那晚顺利地吃完了晚饭,没人被抓。

公开的集会不会一直如此幸运。我看到有倡导于13年元月2日在广州市中心中信广场集会,那天去了之后没看到有认识的人,广场道旁边站了很多特警。不一会儿有两个不认识的人一左一右抓住我胳膊,问“你是不是黄xx?”我回答是之后被塞进一辆警车带到附近的派出所。到派出所后看到欧彪峰、张圣雨、黄敏鹏等十来人在我之前已经抓进来了。

审讯了几个小时,几个国保跟着我到我住的地方,逼着我把行李搬走然后滚出海珠区。后袁奉初联系到我,说我可以去番禺区他那里住一段时间。

总体上来说,2012年广州民间虽有打压,但没有大的损失,相反,大家信心满满,准备在来年做更多的事。

13年元旦,南方周末的编辑们网上抗议广东宣传部长删改了他们的新年贺词,抗议的声音引起国内媒体人的同声附和,到了34日间,已经零星有人去了南方日报的办公院落外举着牌子抗议。5日晚间,我跟郭老师、袁小华、袁奉初他们聚餐,谈论到了当时南周的事情。

7日上午,实然有上千人(我不清楚谁发起策划的)到了南周大院外抗议新闻管制,以及要求民主。民主人士、维权人士、NGO工作者、市民、女权倡导人士、大学生……还有从杭州、武汉、长沙等外地城市过来的朋友,大家在那一天站到了同一个地方。我们太需要借一个导火索去公开表达政治诉求了。

南周事件之后很多人受到鼓舞,不止在广州,那段时间有多个城市的同道中人来广州交流取经。

刘远东准备发起一个抗争性团体,他在2月份给博迅投书的一篇文章中阐述了他的理念。几天后他和一班兄弟在广州街头拉横幅抗议中共外交盟友朝鲜的核试验,当时数人被抓,数周之后陆续释放,但刘远东一直被关押着,直到现在,两年过去了,他还在看守所,没有宣判。
袁小华、黄文勋、袁奉初、孙德胜开始巡回推动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的签署,后来一齐在湖北被抓。律师会见后,说他们遭受到了包括电击在内的惨无人道的酷刑。

南周事件之后又被驱赶了两次,居无定所间,袁新亭找朋友帮我租房子。后来有次他女朋友来北京出差,跟一位朋友去接站,她说起跟袁新亭的交往,袁新亭告诉他身高168,她觉得人很诚实,一般人可能会说170,这一点最打动她。

唐律师,快出来吧,我从你那儿借了一本圣经还没还呢;

13年上半年的大规模抓捕之后,出于恐惧,我基本上没有再参与街头活动。5月底去外地出差,8月份结束后发现广州认识的人中大部分进去了,遂索性离开广州。

想念广州狱中师友:郭飞雄、刘远东、袁小华、袁奉初、孙德胜、黄文勋、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张圣雨!

求主保守眷顾他们,早得平安,早得自由!

黄宾 2015-4-21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