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7日星期六

沙溪两日



        627
第一次来这个中山市沙溪镇,不时能看见枝叶繁茂的芒果树上挂着的青色芒果。
中山的天气很热,走在太阳底下,不出几分钟,便会汗流夹背。我中午12点到的中山市汽车总站,等着坐去沙溪的公共汽车,除了站台有有几拨三三两两的治安队员外,没有感觉到异常。
开往沙溪镇政府的1路车进入了站台,往车上走去寻找座位时,售票员问我去哪里,报了地名后,她笑着说“沙溪那边封路了,乱得很,打死了人,车不开到那边去,你打摩的去吧”,听到一同被赶下车的其他两位男的也在说要去沙溪,我提议三人一起包一辆出租车去,可以分担费用,他们没理我,径直走了。去旁边的商店买水喝,问老板怎么去沙溪,老板夫妇也建议坐摩的去较划算,810元就够,同时建议我去那要小心,“死了人,晚上更乱,昨天晚上在这汽车站旁边就有警车被掀翻”。
跟开摩托车的师傅讲去沙溪,开口十块钱,心想那边不太平,就没还价。请师傅帮忙找了个小旅馆,行李安顿好后便步行前往镇政府所在地。在距离镇政府100米远看到了沿大门口分布的十来堆防暴警察,他们坐在树阴下乘凉。目测,镇政府院内停了二、三十辆警车,估计有三百至五百的警察。沿镇政府两侧,有若干商家关门,镇政府接待室的玻璃被砸,大门往右约一百米的一处交通岗亭的玻璃全被砸毁。大门往左约三百米一处公交站台的玻璃全被砸烂,旁边的垃圾桶被推倒在地。政府大院东侧,有焊工在给栏杆围墙做补漏。
与警察隔着马路对望的是三、五倍于警察人数的围观民众,听口音,以四川人居多。据现场的人讲,还有上千湖南人正在起来的路上,因为前晚的冲突中,也打死了一个湖南人。也有四川人在路上。有位女工是从邻近的大涌镇请假赶来声援她们的老乡。在现场我看到一辆川牌的摩托车,不知道是否是从四川骑过来的。一位50来岁的老伯讲,起因是一个四川小孩和一个当地小孩争抢捡到的芒果,当地那小孩的父亲的治保委主任,把四川小孩痛打了一顿,然后绑进一个麻袋里吊起来打,把人打死了。四川小孩父亲带人去理论,也被打死了。(笔者按:老伯的说法无法证实,此处仅为转述。)老伯说到这儿义愤填膺“政府太黑,老百姓没活路了,不如美国人带着武器来把中国铲平,美国人总还会给老百姓一口饭吃吧”。
晚饭时,临桌的女孩也在谈论这件事,听口音像是四川的。饭毕,七点左右,沿着上午的路线去围观,现场的群众和防暴警察相较白天都有明显增多,旁边的一个十字路口围了好几百看热闹的人,男的女的都有,不过更多的是九零后。比白天还多了一台广播车,循环播放告群众书:“广大市民朋友们,为维护正常社会秩序,避免不心要的误会,请广大群众尽快撤离现场,不要在此逗留。发现任何违法聚焦以及违法犯罪活动,将依法进行坚决处理。”
围观人群这边,人声嘈杂,最常见的拿着手机跟外界交流现场情况的人。我在旁边听,遇见有人凑在一起谈的,就默默站在旁边听。一位50来岁的男子声音很大,他说自己是旁边小区的业主,他说“我昨晚在阳台上,看到警察拿着棍子打人,没跑快的人里边有妇女,也被打了。前边广联酒店下边躺了一个穿红衣服女的,就倒在地下,没人管,没有立即送医院。还有一个骑电动车的,经过防暴队这块儿不知怎么的停下来了,然后被打趴下了,被打的时候喊着救命。但这小子也幸运,躺地上一会儿之后又爬起来扶起电动车,跑了”,“警察太不像话了,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是好奇地来看看,怎么着也不能打这些人啊”。
防暴警察手里拿的东西大致分为三种:丁字棍、甩棍、长棍,当一列防暴队往我们这个方向走来时,几个九零后率先吹起了口哨,然后往后方跑,受到引导,人群就一齐跑开了,不少人是骑电动车、摩托车来的,顿时鸣笛声、起哄声、吼声响成一片,此时防暴队没有激烈的动作,只是以正常步行的速度进行布防,所以没有激烈的交锋。防暴队的队列往哪边一动,哪边的人就起哄着往外边跑,待队列停下时也在他们不远处停下。在他们换班往后撤时,有几个胆大的年青人就在后面大骂“土匪、土匪、杂种、狗操的”,这种骂声也只是零星的,没有得到在场多数人的呼应。
这些训练有素的人似乎无穷尽,他们源源不断地从镇政府院内出来,一队队地往前推进,以镇政府为圆心,逐渐地把守了各个街道、十字路口。他们排成长排,那么有成排警察的道路上便没有成群的围观人群了。随着占领区域的扩大,围观的人便不能有效聚拢,之后再增调警力进行宵禁是容易的。
我试图登上旁边位置优良小区的小花园以居高临下围观,那里已经有几个居民在围观,出于怕被报复的恐惧,有两位戴了口罩。我守着小区大门十来分钟后混在了小区业主的身边进去了,但通往那个空中小花园的两个入口都上了锁。
九时许,我旁边的人往广播车扔石头,几声闷响后,广播车开始开始了移动,那人也跟着撒脚就跑。担心被当作砸石头的人,我也跟着跑,心想砸石头的那人真够胆大的。我在现场待了两个小时,因觉得危险,十点左右就回旅馆了,这是我亲眼看到的唯一的打砸行为。
尽管局势紧张,但道路是畅通的,民用、警用、军用车辆都还能通过。时不时能看到有警车呼啸而过。不过,到了凌晨那会儿,看见有防暴队员从普通中巴甚至公交车里走下来执行任务,显然中山市的警车不够用了。
回到处住上网,微博上传来消息,烧公交、体育场附近着火等消息接踵而来,最令人痛心的是,一张图片中显示一位女孩倒在马路上,左腿上被打出一个枪洞。
凌晨1点在旅馆看书,听门外有响声,开门去看,房客说是警察要上门来抓人了,吓得在楼下纳凉的他们慌张的往各自屋里跑。我有些惊奇,住的地方离冲突核心处有好几公里远,警察可真够多的。我二楼窗户望去,有防暴警察开着强光手电,驱赶路面上本就零星的人。估摸宵禁开始了。
       628
早上七点半,沿宝珠东路去看昨晚冲突的地点,街道上平静的与往日无异,唯有道路两边成排被推倒的石头花坛明显地告诉路人这里曾发生过动乱。镇政府门口没有围观的群众也没有密集的警察站岗。只是远远地瞥见有穿制服的人往头上倒矿泉水。8时许,看见十来辆载着武警的军绿色卡车和一辆通信车排成一列开往冲突区域。
吃完早饭,又渐渐有了围观的人,这些外地人在交流昨晚各自的见闻。两位妇女在讲述她们各自有亲人在昨晚围观时被抓,“仅仅是站在一堆石头处,什么也没干,还有就是过来看热闹,警察驱赶时愣在了当场,就被抓走了,电话能打通,但没人接”。她们是来问政府方面要人的。正准备问她们的电话,以持续关注被抓进去的人的状况时,迎面一辆警车的手持扩音器里传出凶恶的广东普通话“快点走开啦,不要围观,都走开”。七、八辆满载防爆队员的警车组成一个编队,沿街进行反复的恐吓,持续地传出“快点走开啦,不要围观,都走开”。恐吓起到了效果,人们马上散开了。回去时看见操本地噪音的环卫工人正在使用叉车修整昨晚破坏的石头花坛。感觉沙溪太危险了,一个人什么也没干也可能被抓走,我决定马上这个地方。退房后直接打车来到汽车站,在出租车一直担心警方会对每个离开中山的人进行盘问,直至在售票厅里没见到多余的警力,提心吊胆的心方才放下。
在沙溪两天里的感想
骚乱深层的原因是外地工人的权益得不到保障,长期的受歧视令他们对这个城市没有认同感,才有了后来的对公共设施及私人汽车的破坏。事态扩大后,警方以强力驱散甚至逮捕围观的外地工人,只会令仇恨继续蔓延。而沙溪当地人在日常生活受到影响后,产生了强烈的排外情绪,由此造成的地域仇恨是令人非常遗憾的。当地人没有认识到,是当地政府对外地民工权益的漠视以及警察的凶残才是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